首页 >> 两晋隋唐

盖世仙雄 第六章 生死一线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20.02.17

盖世仙雄 第六章 生死一线

萧长天眼见对方气势如虹,而自身则是受伤颇重,淤血过多,全身肌肉越来越僵硬,反应越来越迟钝,情知久拖下去,绝对难逃一死。

“必须速战速决,抽身逃离!”萧长天暗道,双脚一颤,却是用上了流星步法。

众人只觉得一阵风吹过,却见萧长天已然出现三丈开外,又一次避开了林谷阳的长剑。

然而,这不是结束,只见萧长天长剑直抖,霎时间劈出四剑,对准林谷阳,疾刺而来。

这四剑,乃是萧长天压榨自身潜力的结果,剑未出,一缕风雷之音已然响彻全场。

这是风雷剑法中的四剑,快如闪电,虚无缥缈,诡异莫名。

林谷阳大惊,那少年怎么突然有了如此精湛的剑术?骇然过后,连忙舞剑相迎。

然而林谷阳舞剑,却并不是攻向萧长天,也不是迎向萧长天的长剑,因为他做不到。萧长天的这四剑,给了他一种难以扑捉的感觉。

他舞动长剑,只为了击出漫天剑影,将自身护卫得严严实实,以期能够挡下萧长天的这四剑。

即便如此,林谷阳还是中了两剑,左肩,右臂之上鲜血直流,那刻骨的疼痛,竟让他手中的长剑险些拿不稳。

这让他骇然,霎时间脸色苍白。如果对面的少年,不是手无缚鸡之力,而是一个与他相当的凝气期强者,这四剑的结果会如何?想想都让他一阵后怕。

萧长天却也好不到哪里去,连番动作,特别是强行用出了风雷剑法中的四剑,让他本来受的伤势更重了。口中鲜血弥漫,脸色益加苍白。

他本以为这四剑能够要了林谷阳的命,事实证明,却是他高估了自己,也低估了凝气二重天强者的实力。或者应该说,他低估了现在的自己与凝气二重天强者之间的差距。

“奇也,怪也,那少年怎么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,剑法变得如此精妙?难道此前一直在藏拙?”有旁人出声。

这句话瞬间点醒了林栋。

没错,那萧长天此前分明没有修行,怎么突然有了如此剑技?重伤微弱之躯,却能让凝气二重天的林谷阳负伤,这剑技的等级可见一斑。

“此人身上藏着大秘密!”林栋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,在他眼中,此刻的萧长天,已变成一部部绝世剑法。

萧长天闻得那路人所言,暗道一声“不好”。

修者世界,弱肉强食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那旁人的一句话,无疑会将他陷入万劫不复之深渊。

当下顾不得全身疼痛,抽身暴退。

林栋看着飞退的萧长天,情知他要逃跑,然而他贪婪的本性已被勾起,又怎能允许一部部绝世剑法在他眼前流逝?当下暴喝道:“黑白双煞,给我拦住他,别伤他性命,我要活的!”

“给我留下!”

闻得命令,林谷阳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一声大喝,挡在萧长天的身前,长剑跃出,蓦然间一招“泰山压顶”,对着萧长天劈了下来。

这一剑极其狠辣,更是笼罩着萧长天身前两丈之地,剑势快疾,威力奇大无比,所过之处,竟是激起了虎虎风声。

危急时刻,萧长天霎时间连出十二剑,剑光缥缈,诡异之极,隐隐约约,竟伴有阵阵风雷之音。

铿铿铿铿!

虚空之中,突然连续响起了十二道长剑碰撞之声,这十二剑,尽皆击在林谷阳长剑所在的薄弱之处,没有一剑刺空,让人惊叹,匪夷所思。

十二剑过后,林谷阳的这招泰山压顶,被彻底瓦解。不但如此,他的长剑,更是在此刻寸寸断裂,片刻之间就断成十二节,跌落于地。

这让林谷阳惊骇,呆立当场。而萧长天却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鲜血狂喷,脸色苍白如纸,已不见丝毫血色。

阵阵眩晕之感传来,萧长天知道,这是失血过多的缘故,不消片刻,他就要昏迷,然而,他却不能昏迷,昏迷,就意味着生死。

萧长天一咬舌尖,那锥心的疼痛终于将那股眩晕之感祛除,然而这只是暂时的,如果他不能尽快逃离,不久之后他仍然逃不了昏迷的下场。

利用这一瞬间,萧长天跃过林谷阳,往前方逃去。

前方,便是大海。

他只要跳进大海,就能逃离升天,这是他的自信。

然而,萧长天跃过林谷阳之后,等待他的,却是一道剑光,一道冷冽的剑光。

林谷雪,不知何时,竟已寻来一柄长剑,在林谷阳的身后等待着他。

待其跃过林谷阳之后,那柄长剑,便是毫无留情的一刺而来,直指胸口。

这个时机选得不可谓不绝,正是萧长天有了些许懈怠之时。萧长天刚与林谷阳碰了一记,谁能想到,等待他的,竟是一柄长剑?

然而,风雷剑主就是风雷剑主。

生死时刻,他的潜力,竟是被全部激发。他的身形,竟在半空中生生横移数寸,使得林谷雪的长剑只是刺到了他的左肩之上。

鲜血飚出,又一次伤上加伤,然而,这反而激起了萧长天的怒气。

他为剑道尊主,如今却被两个凝气期的侍卫逼到如此地步,差点就阴阳相隔,如何不怒?

“死!”

萧长天一声大喝,长剑倏出,剑尖颤动,蓦然间,一道剑光,便如夺命镰刀,划破虚空。

“噗!”

鲜血飞溅,镰刀自林谷雪玉颈上划过,将她的人头,往上抛起。

下一刻,萧长天的身形,便如流星赶月一般,向着大海飞退而去。

徒然见到林谷雪死在自己的面前,林栋心中一颤,两腿有些发软。

林谷雪,凝气二重天的强者,居然被萧长天杀了。那萧长天没有修行,怎能如此凶悍?

修者境界,分为锻体、凝气、筑基、云门、气海、门,每个境界之间,就如同跨越一个鸿沟,实力天差地别。

萧长天连凝气二重天的林谷雪都杀了,林栋只是个锻体五重天的修炼者,焉能不怕?

然而越害怕,越是激起了林栋的杀心。这小杂种,今日不除,后患无穷。

“林谷阳,追,将他留下,生死勿论!”林栋喝道,却发现,林谷阳早已追了上去,这让他讪讪。

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林栋咬了咬牙,也追了上去,他要亲眼看到萧长天死在他的面前才敢安心。

相斗至今,这场纷争的精彩程度,早已出乎众人的意料。

此刻众人纷纷追去,想要目睹这场纷争的结果。是白衣少年逃得升天,还是白衣少年被林谷阳斩于剑下。

前方,林谷阳双目怒睁,杀气弥漫,脸色狰狞。

亲眼看到林谷雪死在他的面前,这让林谷阳目眦欲裂,刹那疯狂。要知道,林谷雪,可是他的亲妹妹,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妹妹。

此刻,在林谷阳的心中,不杀萧长天,誓不为人。不,杀了他太便宜了,他要将萧长天凌迟,一剑一剑地割下萧长天的血肉,方解心头之恨!

二人一追一驰,眨眼间就奔驰了数千米。

萧长天一直在压榨自身的潜能,步法精妙之际,迅捷无比,如流星赶月。然而,林谷阳在杀妹的仇恨下,竟是超长发挥,如影随形。

这让他心头凛然,他已然用上了末法时代赫赫有名的流星步,却依然拉不开距离,反而被林谷阳一点一滴的逼近。

说到底,还是因为这一世他太废了,连锻体期都没进入,又岂能发挥得出这一身法的精妙?

所幸,他们争斗的地方与大海间的距离并不远,逃亡片刻,他已然听到了滚滚浪涛之声。

前方,一片蔚蓝,那是大海。

几丈高的浪涛一浪接着一浪地从远处涌来,击打在岩石上发出“拍”“拍”的轰鸣声,时而可见数千斤的巨石被海浪冲击得四分五裂,那种狂暴,见者胆颤。

然而这种狂暴,却让萧长天感到亲切。在末法时代,萧长天可没少被这种狂暴摧残。

而此时,这种狂暴,更是他逃生之根本。

他只需要冲入海里,就能利用这种狂暴的力量,彻底摆脱危机。

后方,林谷阳和他的距离已经很近,却近不到再他冲入大海之前赶上他。

他已然看到了希望,逃生大海,近在咫尺。

然而,恰在此时,他的双目骤然一缩,脚步戛然而止。

他的前方,不知何时,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那道身影背对着他,负手而立,没有惊人的气势,却如同一道天堑,拦在他的面前,难以跨越。

此时,萧长天与大海之间的距离,只有三丈。

三丈,却如同天堑;三丈,却让他生死一线!

......

宝宝健脾胃什么药好
患上术后ED该怎么办
岳阳治疗男科医院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